傅平
 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,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,於是,解救人質、化裝偵查、千里緝捕、金錢腐蝕、女色下套、斷尾求生……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、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。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,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。
  沈純樸一語道破:“你是擔心我們不兌現釋放你女兒的承諾吧,放心,”說到這,把一個鋼筆樣的微錄機遞給他,“你只要好好地按我們交代的去做,把證取到,你會在家見到女兒的。”
  拘留所鐵門開,魯二棍從裡面出來,外面等候的小弟張山、李汜迎上去。李汜接過二棍手中的行李包問:“大哥,沒事吧?”“怎麼沒事,一身癢死了,快,找個地方洗澡去。”
  三人正要走,門又開了,裡面出來一年輕女子。
  “姍姍!”魯二棍喊一聲,徑直朝女子奔去。
  “二棍哥!”
  “你怎麼在這?”“你怎麼在這?”
  兩人同時:“我被警察……”話沒說完,女的眼裡充滿淚水,男的眼圈也紅了,此情此景令二人相擁在了一起。羅姍姍伏在二棍哥肩頭,委屈得失聲抽泣。一隻手從背後拍拍魯二棍肩頭,“唉唉,還不走,還想在裡面多獃幾天是不?”兩人分開,魯二棍一甩肩頭,火氣上涌:“她是我女朋友,該走的是你,滾!”來人並不與魯二棍計較,語調平靜地對羅姍姍:“姍姍,我倆談談。”
  房間很暗,一個背影正打電話:“費用已打到你賬上。另外,為防萬一,你要準備搬家……地方就我上次帶你看的那棟別墅……‘死人屋’有什麼忌諱的……在小區內不引人註目……告訴你,那房子曾是張局長乾閨女的,你在那兒開茶館公安不會踩……計劃再想周密點,一定把屁股擦乾凈,把貓屎蓋好。阿彌陀佛!”
  “唉唉,羅洪貴,臉老抽搐什麼?”沈純樸從羅家院壩出來時問。羅洪貴以手摸臉道:“沒辦法,面部肌肉痙攣。”沈純樸輕蔑地看著他,手朝四周一指:“我們的人埋伏在房前屋後,他還能把你吃了?”羅洪貴搖搖頭,苦起臉道:“有可能,老二是專門討債的,弄不好他要討我命債,你們……你們還是留一個在屋裡吧,萬一有事也有照應。”沈純樸頭轉向陳克勤說小陳留下,侯國林要是問起,就說是羅姍姍男朋友。沈警官走了,陳警官留屋裡,老奶奶拄著拐杖過來。“小雷,”她還是這樣稱呼,“你們這是要我兒命呀?”
  “放心吧奶奶,”陳克勤安慰,“安全措施設計周密,不會出差錯的。”“我不是指這個。”
  “那指什麼?”
  “小伙子,案子辦完你倒是拍屁股走人,可我們一家還要在這李福鎮生活。”
  “奶奶是怕打擊報複,放心,我們會把毒販一網打盡的。”
  羅洪貴哭喪著臉插言:“一網打盡?這案子憑你們縣公安局是查不穿的。唉,我一家子完嘍!慘嘍!”
  “羅洪貴,別低估我們公安的力量和決心,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,這案子不管涉及到誰,職務有多高,背景有多複雜,我們都會一查到底的。”
  “高調誰不會唱,打蛇不成反被蛇咬,我算是栽了,被你們逼上了絕路……陳警官算我求你,別讓我做這事……”
  “不許反悔!”見羅洪貴要打退堂鼓,陳克勤有點急,下麵的話脫口而出,“不相信縣公安局,難道也不相信市公安局嗎?”
  “市公安局?”羅姍姍從卧室走出問,“姓陳的,難道你是市公安局的?”
  “不可以?”陳克勤挺挺胸脯,“姍姍我告訴你,我還真就是市局下派幹部,如果需要,我隨時可以把這邊情況彙報到市局禁毒支隊。你們不就擔心販毒團夥有保護傘嗎,這個保護傘官再大也不過是縣團級吧,有什麼辦不穿的。”羅姍姍再問一遍:“姓陳的,你說你是市公安局的,有什麼憑證?”陳克勤從身上掏出一證件遞給她:“這是工作證。”
  羅家三人傳看一回,老奶奶把證件還給他道:“外來和尚好念經,小雷,既然你是上面來的人,我們就信你一回。”
  羅洪貴:“我有一個要求。”“講。”
  “協助你們破案後,減不減輕處罰倒次要,只請你們一定要把姍姍和奶奶遷出李福鎮,遷出金水縣,讓她們去一個熟人找不到的地方生活。”
  “你說的是證人保護,如果需要,我會向領導彙報的。”
  “需要,肯定需要,百分之百需要,只要你答應幫助辦這事,我為你們賣命就沒後顧之憂了。”
  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  羅姍姍盯著陳克勤道:“姓陳的,我父親的安全你要負責,他要出什麼意外,我不會放過你的。”陳克勤拍拍胸脯:“姍姍放心,安全問題萬無一失。”
  這時,羅洪貴手機響了,他一下緊張起來:“嗯……老二,你在外面……我出來……哦、哦,好吧好吧,我出來。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絕境風光(三十三))
創作者介紹

VIPER

iy39iyefz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